实时天气
 

联系我们  |  意见建议

服务电话:0357-4218360

难忘积石峡(孙生维)

2023-03-06


2007年夏天,我告别钻机来到积石峡水电项目工作。没来之前,已经知道是要在黄河上修建水电站,条件很艰苦,之前有几个刚分配的学生也来到这里,没干几个月忍受不了艰苦的环境辞职不干了。我来了以后,项目上给我安排职位是安全员,监督王语录的支护队安全施工。

山西省第二水文地质工程地质队  孙生维

2007年夏天,我告别钻机来到积石峡水电项目工作。没来之前,已经知道是要在黄河上修建水电站,条件很艰苦,之前有几个刚分配的学生也来到这里,没干几个月忍受不了艰苦的环境辞职不干了。我来了以后,项目上给我安排职位是安全员,监督王语录的支护队安全施工。

初来乍到,同事们见我穿皮鞋,就笑着说赶快买双登山鞋吧,别把脚底磨破都不知道。我猜到是山上石头硌脚,就到附近集市上挑了双轮胎料子的登山鞋,底子很厚,看着够结实。

简单的培训后,我就开始工作。第二天一早,大家一起乘坐值班车从驻地沿着公路行走了大约10公里,再穿越一条长长的隧道就到了工地。离开隧道口,眼界豁然开朗,犹如进入桃源洞,别是一番天地。黄河右岸的整片山体都是施工场地,当时正在炸山开面,水电站大坝还不见踪影。目之所及,各个工作面都在紧张施工,人员和机械杂沓错落,没有一段平整的道路,没有一处安宁的角落。路上到处是石块,行走要特别小心。听说,我们的人马刚进来的时候,行走的路还在山顶上,人站在那里,一面悬崖在望,一面碎石林立,处处都是险境。许多小型机械都要靠人抬肩扛,条件十分艰苦,环境比眼下更加恶劣,所以一些人中途退却了。在这里我见到了2006年招聘的大学生余伟伟和胡琪亮,他们一直坚持到现在,属于学生中的强者。

黄河右岸新开出的山体上,王语录队伍搭建的脚手架正是我的岗位。我开始在脚手架上下面不停地巡回检查,看剪刀撑角度合不合理、打钻人员有没有挂安全绳、支撑的管卡有没有拧紧、山体上的拉筋够不够数等等。大热的天,我头戴安全帽,身上穿着严实的橘红色安全服,上下许多趟的在石头堆里来回奔走,总是流不完的汗。有趣的是,为了赶进度,工人们去掉了手风钻和电动潜孔钻的喷水装置,施工时灰尘从钻眼喷涌而出,四散弥漫,这个安全员倒是不计较。

某一天步行上锚索支护场地,突然脚底下钻心的疼,翻开脚底一看,鞋子中间已经透了一个洞,连袜子都破了。算时间,鞋子的寿命连半个月都没有,我强忍着坚持到下午收工。

除了支护队,我们还有负责打炮眼的机械队和装填炸药的爆破队,当时余伟伟负责机械队,高锐负责爆破队。在施工的繁忙阶段,几面山体的边坡都在打锚索,下面溢洪道的几十台履带潜孔钻机在打炮眼。手风钻的突突声此起彼伏;钻机的哒哒声和空压机的隆隆声如雷贯耳。整个现场是声震长空,尘沙飞扬,俨如千军万马厮杀的战场。

说起吃饭,我们有特色。因距离工地较远,中午不便回驻地,由值班车运送。饭菜全部装在塑料袋里,车一到,司机老魏给每人一袋,我们就蹲在路边石头旁吃。路不是很宽,不断有装卸车呼啸而过,飞扬的尘土石屑不时的扑进碗里,饭菜的味道可谓五味杂陈,不一而足。有一次,我们在饭里吃出了白灰片和土屑,明显不是工地的,回去质问炊事员小鲁,说是炒菜时屋顶突然掉下一大块的泥巴墙灰,没有来得及挑拣干净,给大家添“佐料”了,不好意思。

积石峡通常艳阳高照,很少下雨,超强的紫外线晒的人皮肤发烫,本地男人脸蛋都是红扑扑一大块,像是施了粉一样。仅有一次雨中施工的经历,所以记忆犹新。当时爆破队的炸药填埋了一半时突然下雨。随着雨越下越大,已经填埋的炸药必须尽快填埋完成并起爆,否则在雨水冲刷下炸药会全部失效,插进炸药的雷管又成了极大安全隐患。情急之下,各个工作面上的人员都被调来装炸药,项目负责人杜玉河亲临现场陪着我们淋雨,直到炸药装填完毕,完成爆破。从工作面撤下来,每个人都浑身湿透,成了落汤的鸡。

10月份以后,我负责的支护队转移到了海拔1923工作面,距离前一个工作面足足高了200米。工作面无路可走,只能顺着垂直于山体的钢筋笼梯爬上爬下,简直就是天梯。我第一次上去中间歇了三次,未到半腰已浑身冒汗,等爬到顶端已经汗流浃背、两腿发软。不过,从这个工作面放眼望去,巍峨的山峰,蜿蜒的黄河,星罗棋布的施工现场,整个积石峡风景尽收眼底,一览无余。抬头仰望,深邃的蓝天,飘忽的白云,让人瞬间产生错觉,以为人在上,天在下。高翔的鹰隼不时从头顶掠过,舒展的双翅上下翻动,看的十分清楚。我现在和它们在一样的高度了,这个层面看到的情景绝非下边可以比拟,真正是无限风光在险峰。两个月的时间里,我每天要在钢筋笼梯里穿梭四趟才能完成任务(包括中午吃饭),对体力是极大的考验,我硬是扛了下来,只是鼻炎比之前更加严重。

到了12月初,这个面的支护工作就结束了。之后,我做了一些管理仓库、材料供应等后勤工作。2008年元月中旬,全部项目结束,人员陆续撤回。我撤回的时候正赶上那场覆盖大江南北的暴雪,尽管归心似箭,奈何关山阻隔,1200公里的路程整整走了四天。就这样,我离开了积石峡。

时光如驹,故事难忘,转眼间这些情景已是十多年的记忆了,每次回忆,心潮难宁。积石峡工地锻炼了我吃苦耐劳的恒心和体魄,培育了我融入环境的豁达和坚韧,让我终身受益,我永远不会忘记人生的这段经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