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时天气
 

联系我们  |  意见建议

服务电话:0357-4218360

我的老弟

2014-04-16

李萍


血浓于水,但我们却常常忽略这份浓于水的某些感情,会急急的向爱人、向孩子表白爱与思念,却很少向至爱的父母或兄弟姊妹表达真实的情感。
    每晚睡觉前都会天马行空胡思乱想一番,然后渐入梦境。可昨晚,当弟弟的身影莫明的出现在脑海时,思绪不仅在那刻停顿,甚至过去的种种,如放影般一一在时间的隧道展现。
    想起老弟,心里满是难过和愧疚,从小到大我都是个不合格的姐姐,亏欠他的太多、太多。而我也直到和老弟都步入中年,才在冥冥之中哪位神的指引下开始反省自己。
    家里姊妹少,只有我和弟弟两个,姐弟俩相差四岁。弟弟小的时候,很可爱,圆圆的脸,两个大眼睛滴溜溜的很机灵。头很大,脖子细细的活像动画片里的大头儿子。从小弟弟的胆子特别的小,我这个姐姐却很胆大,常常捉弄他。
    风油精事件:风油精是家里夏天必备的防暑药品,有清凉、止痛、驱风、止痒的效果,常用于蚊虫叮咬。小时的我也算是古灵精怪,一日突发奇想,这风油精滴到眼睛里是什么感觉,是否也是清凉爽适的。于是哄骗弟弟。刚开始弟弟一直不同意,架不住我百般劝说,连哄带骗,告诉他很舒服的,只滴一小滴。不料只在一只眼睛滴了一滴,弟弟便嚎啕大哭起来起来,只喊疼,吓得我不知所措。引得隔壁母亲闻声过来,得知详情,将战战兢兢的我好一顿揍。
    红棉袄事件:小学某寒假,一日午睡,辗转反侧不得入睡。父亲出差,母亲在隔壁房睡的正香。和弟弟胡乱聊着天,甚是无聊。这时看到弟弟的棉猴(小时流行的棉大衣),外面是深蓝色的布面,里子却是母亲用大红的棉布,颜色很是鲜艳,又一鬼念头冒了出来:“弟弟,你把棉猴反穿,过去把妈叫醒,肯定特好玩。”“我不,妈要是醒了,非打我不可!”“放心吧!妈绝对不会打你的,肯定乐得够呛。”三说两说弟弟把棉猴大红的一面顶在头上,去到母亲的屋里叫着:“妈!妈!”睡的迷糊的母亲,一睁眼眼前一团红色在蠕动,吓了一跳,本能反应拿起扫床的笤帚朝着弟弟打了过去,弟弟甩掉棉猴哭喊着跑了过来。之后呢?自然无好事了!
    骗他父母不是亲的:也是一个假期,父母都上班去了,只有我和刚上小学的弟弟在家。写会作业,两个人便在家玩了起来,东翻翻,西动动。弟弟胆子特小,一吓一个准。想到在父母眼里,弟弟比我乖巧懂事,对他自然也就多一些关爱,心总有些忿忿。这时脑子灵光一现,又一个鬼主意冒了出来。先装出一副很悲伤无奈的样子,用低沉的口气说道:“弟弟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,妈一直不让我说。其实,你不是爸妈亲生的,你的亲生的父母已经不在了,就埋在咱厂医院右面的山上。”弟弟目瞪口呆了半天,紧接着趴在床上大哭了起来,一边哭一边说:“姐,我想我爸妈,你啥时候带我去看看他们。”没想到弟弟完全信了我的话,还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顿时心软了下来,赶忙告他:“姐是逗你玩呢,骗你呢!”三哄两哄弟弟才安静下来,并且威胁他不许告状。
    我和弟弟之间诸如此类的事件数不胜数,真怀念小时候那个可爱的任我欺负的弟弟。老妈说小时候的弟弟是我的跟屁虫,我走到哪,他就跟着去哪。小时候我爱在老弟面前逞英雄,简直就是充当他的护草使者。真的很怀念那时的小跟屁虫,真的很怀念那时他一直是姐姐前姐姐后的……童年的记忆永远是如此美好!
    如今的弟弟早已是人高马大,已近不惑,孩子都要上高中了。因为离得远,每次见面都是匆匆而来,匆匆而去,只顾着跟老妈厮磨,很少和弟弟好好聊聊。这些年因为离得远,姐弟之情不免有些清淡了,可随着年龄的增长,常常怀念那些逝去的的旧时光,想起我们成长中的点点滴滴,曾经深厚的情谊又重新变得清晰起来,一丝一丝的温暖缠绕满心。
    血浓于水,但我们却常常忽略这份浓于水的某些感情,会急急的向爱人、向孩子表白爱与思念,却很少向至爱的父母或兄弟姊妹表达真实的情感。弟弟,我唯一的弟弟,姐姐的爱对于你一直是那么的含蓄甚至于忽略。可是!弟弟,姐姐始终爱着你,因为我是你姐姐,你是我弟弟,无人替代。

相关信息


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